BTC就是时钟资讯

/ 发布时间 / 2021-10-15
编者语:记时器已经多次为文明社会带来巨大改变。...

编者语:

将黑夜坚守,唤黎明醒来;

——Paul of Tarsus, Corinthians 4:18b

对于物理象征物来讲,买卖是在什么时间发生的(你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并无关紧要。你的兜里要么有钱,要么没。要么花掉,要么不花。烧钱的唯一首要条件就是兜里有钱。剩下的全交给自然法则。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物理象征物是不需要信赖且不带时间属性的。

对于账本来讲,物理占有就没那样要紧了。管理账本的人需要确保所有账目都井井有条。原本由物理定律(你没办法花费不是你的钱,也不可以重复花费同一笔钱)赋予的特点需要由人为拟定的规则来强制达成。正是这部分规则(而非物理定律)在保持账本的有序运作。

从物理定律转向人为拟定的规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后者是可以修改和破坏的,前者则不然。比如,你没办法 “伪造” 一枚实物金币,你得从地底下挖出金子。但,你可以在纸上伪造金币。你仅需在账本上添加一个条目,声称自己有一些金币就好。若是央行,仅需在电脑上敲几个键,就可以增发数万亿USD。(金融从业人称之为 “再抵押”、“部分筹备金规范” 和 “量化宽松” —— 但千万不要被这部分花里胡哨的术语弄糊涂了,它们本质上都是造假钱。)

为了确保账本与管理账本的人没弄虚作假,大家需要按期对账本进行独立审计。对账本中的每一个条目进行核算不是什么了不能的事 。审计员要能检查过去的账簿,来确保账本的靠谱性和有效性。没靠谱的时间戳,大家就没办法验证账本的内部一致性。大家需要打造一个机制来确定买卖顺序。

假如没一个绝对的时间定义,大家就没办法确定买卖顺序。假如没办法确定买卖顺序,大家就没办法保证账本没伪造。此外,还能有哪些方法来证实你拥有多少钱?还能有哪些方法来确保所有账目都井然有序?

象征物和账本之间有什么区别凸显了追踪时间的必要性。在物理世界,货币是不带时间属性的人工制品,可以在无人监督的状况下用于买卖。在数字世界中,标记货币需要时间戳。

“时间能刻上所有印记,也能抹去所有印记。”

将岁月印记,给往事封印;

缘由虽被深藏,结果却已知道。

—— 奥维德,《变形记》(公元 8 年)

让大家来概括一下:要想在数字世界烧钱,大家需要依赖账本。要想账本变得靠谱,大家需要明确买卖顺序。要想明确顺序,大家需要用时间戳。因此,假如大家想要在数字世界创造出免信赖货币,大家需要移除任何创建并管理时间戳的实体,与负责计时的单一实体。

天才如中本聪找到知道决策略:“为了达成P2P的分布式时间戳服务器,大家需要用工作量证明系统,像 Adam Back 提出的哈希现金(Hashcash)。”

大家之所以需要用工作量证明系统,是由于大家需要数字世界原生的东西。一旦你知道数字世界的本质是信息化的,那样显而易见的是,计算就是大家拥有些所有。假如你的世界是由数据组成的,就会存在数据操纵。

工作量证明是一种P2P机制,由于它不需要信赖。工作量证明之所以拥有免信赖性,是由于它与所有外部输入(如,时钟或报纸)隔绝。它只依靠于一样东西:计算不能离开工作量的投入。在大家的世界里,产生工作量需要投入能源和时间。

一轮漾着清辉的时钟高悬于空,

将恶人惩治,直至其悔改;

—— 莎士比亚,《鲁克丽丝受辱记》(1709)

所有时钟都依靠于规律的过程,也就是大家常说的 “嘀嗒(读秒声)”。从本质上来讲,老爷钟发出的滴答声与现代石英钟和原子钟发出的嗡嗡声没任何不同。具体来讲,大家借助钟表中某个部件摆动或振动的次数来度量秒或分钟。

大型摆钟的钟摆非常长,摆动起来非常明显。更专业的小型时钟则需要特殊部件。时钟的振动频率(“嘀嗒” 的频率)取决于其应用场景。

大部分时钟的振动频率都是固定的,以便精准报时。然而,有的时钟的振动频率是可变的。比如,节拍器就可以预先设置振动频率,一旦设置完成,就会根据恒定频率打拍子。BTC每次 “嘀嗒” 的时间间隔都不同,由于其内部机制存在概率性。不过,二者的目的都一样:演奏音乐,让舞蹈可以继续。

眼前的BTC不就是一个时钟吗?中本聪确实暗示过,整个BTC互联网就像一个时钟,用他的话来讲,一个分布式时间戳服务器。

在这篇论文中,大家将提出一种通过P2P分布式时间戳服务器来为一组买卖的发生顺序生成计算证明,从而解决多重支付问题。

—— 中本聪,《BTC:一种P2P的电子现金系统》(2009)

从BTC白皮书最后的参考文献来看,时间戳显然是一大根本问题。在 8 篇参考文献中,有 3 篇与时间戳有关:

极端一点,整个世界无非就是一张关系网而已。

——Tim Berners-Lee,《编织万维网》(1999)

伪造日期是一个常见问题,并不只存在于数字世界。比如,在绑架案中,绑匪就需要一种方法来证实绑票发生的时间。

- BitCoin v0.01 ALPHA -

BTC是时间不仅体目前一方面。BTC的最小单位 satoshi 是时间,由于它是货币;BTC的互联网也是时间,由于它是一个去中心化时钟。正是由于BTC时钟孜孜不倦地转动,BTC才能拥有这部分神奇的特质。不然,整个BTC系统就会分崩离析。也正因这样,这一鬼斧神工般的网络货币才能惠及所有人。

——Bayer,Haber,Stornetta

毋庸置疑的是,因果关系对于经济计算而言至关要紧。鉴于账本其实是多个合作方之间经济计算的具象化,因果关系对于每一个账本而言同样至关要紧。

大家需要一个能让所有参与者就唯一历史记录达成协议的系统 …… 大家提出的解决方法基于时间戳服务器。

- 时间证明 -

这个办法之所以可行,是由于报纸非常难伪造,而且易于验证。因为报纸头版报道的都是前一天的事件,绑匪是不可能提前预测头版新闻、并提前几周就伪造好人质照片的。因此,照片中人质手持的报纸的发行日期就是人质在世的证明。

这个办法凸显了一个要紧定义:因果关系。时间箭头反映了事件的因果关系。没因果关系,就无所谓时间。在赛博世界,哈希函数对于解决时间戳问题来讲至关要紧,由于它引入了因果关系。假如没某份文档,大家就没办法生成对应的密码学哈希值,因此文档和哈希值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先要有数据,而后才能生成(该数据对应的)哈希值。换言之,假如没单向函数的计算不可逆性,赛博世界中就不会存在因果关系。

有了因果关系,大家就可以创建出一连串一环扣一环的事件。因此,安全的数字时间戳策略得以为原本没有时间的数字世界谱写历史。

因果关系决定了事件的时间顺序。假如一个事件由之前的某些事件引发,并且引发了之后的某些事件,则该事件在历史上的地方得以确定,不会再更改。

—— 中本聪(2009)

有趣的是,让BTC得以运作的所有组件其实早已存在。早在 1991 年,Haber 和 Stornetta 就介绍了两种 “可以有效预防时间戳造假” 的策略。一个是依靠于可信第三方的策略,另一个是更为复杂的 “分布式信赖” 策略,不需要依靠于可信第三方。两位作者甚至发现了信赖事件因果链背后的固有问题,与重写历史所需的条件。换言之,“大概成功做恶的唯一办法是,筹备好一条足够长的时间戳链,长到连最疑心最重的挑战者都怀疑不了的地步。”现在,BTC也存在一个类似的攻击向量,即 51% 攻击(详见下一节)。

一年后,Bayer、Haber 和 Stornetta 在之前的研究基础上提出用 “默克尔树”,而非容易的链表将所有事件连接起来。默克尔树是一种容易高效的数据结构,可以依据多个哈希值计算出一个确定的哈希值。从时间戳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一单位时间可以容纳多个事件。另外,这三位作者还建议对他们在 1991 年提出的分布式信赖模型进行改进,即,不断举办 “世界冠军锦标赛” 来决定唯一的 “获胜者”,由获胜者在(类似报纸如此)公开的地方发布计算出的哈希值。听起来是否很了解?

大家可以看出,报纸是一个绝佳的例子,能让大家更好地考虑时间的第二个特质:不可预测性。

时间不是现实(hupostasis),而是一种定义(noêma)或计量单位(metron)……

—— 智者安提丰,《论真理》(公元三世纪)

因果关系虽然非常重要,但远远不够。时间流逝还不能离开不可预测性。在物理世界,大家通过察看自然过程来描述时间的流逝。大家察看到熵是在不断增加的,并称之为时间箭头。尽管在大部分状况下,自然规律看上去与时间箭头无关,但某些事情事实上是没办法撤销的。俗话说得好,破镜难圆。

同样地,数字世界也需要增熵函数来创建时间箭头。SHA256 哈希值和密码学签名并不是绝对不可破解,但就像破镜几乎不可能重圆,SHA256 和密码学签名也几乎不可破解。

假如没熵增,大家就可以任意更改时间戳。比如,斐波纳契数字的顺序拥有因果关系,但不具备熵增特质。在斐波纳契数列中,每一个数字都是由前两个数字相加得到的。因此,斐波纳契数列是一条因果链。但,斐波纳契数列没办法用来报时,由于它是完全可预测的。这就好比说,绑匪不可以用人质和日历的合影来证明人质还活着。大家不可以用可预测的东西作为时间证明,只能用没办法提前预测的事物,如,当日报纸的头版。

BTC的不可预测性是通过买卖和工作量证明达成的。就像没人能预测明天的报纸会刊登什么内容,也没人能预测下一个BTC区块长什么样。你没办法预测区块中会打包哪些买卖,由于你没办法预测将来或有哪些买卖被广播 。更要紧的是,你没办法预测哪个会解开目前的工作量证明难点,与得出的解是什么。

不同于报纸,工作量证明直接与已经发生的事件联系起来。工作量证明不止是事件的记录,而且是事件本身。正是这种基于概率的直接联系免去了工作量证明的信赖需要。找到有效工作量证明的唯一办法是做出很多猜测,每次猜测都要花费少量时间。每找到一个解所需要的猜测次数是概率性的,从而构成BTC的时间链。

借助哈希链的因果顺序和工作量证明的不可预测性,BTC互联网提供了一种机制,可以创建无争议的事件历史。假如没因果关系,大家就没办法区别事件先后。假如没不可预测性,因果顺序就毫无意义。

关于上文提到的绑匪的做法,其实 Bayer、Haber 和 Stornetta 早在 1992 年就给出了明确讲解:“假如要确定某个文档是在某个时间之后创建的,该文档需要记录已经发生但没办法提前预料的事件。”

正是因果关系和不可预测性的结合,大家才能在原本没时间定义的数字世界中人为概念 “目前”。正如 Bayer、Haber 和 Stornetta 在 1991 年的论文中指出:“请求时间戳的推广客户端的顺序与它们所提交的哈希值是没办法预测的。因此,假如大家在签名证书中包含之前推广客户端请求序列的比特,就知晓证书的时间戳晚于这部分请求……证书中需要包括之前文档的比特这一需要也可以从另一个方向指明时间的先后,由于时间戳机构没办法预先发行证书,除非它拥有此时此刻的请求。”

所有组件都在这里了。中本聪的高明之处在于将这部分组件全都组合到了一块,从而免去对时间戳机构的需要。

“时间会带走所有。”

—— 埃斯库洛斯(公元前 525 至 456 年)

时间和顺序有着很密切的关系。正如 Leslie Lamport 在 1978 年的论文《分布式系统中的时间、时钟和事件顺序》中所述:“时间定义是大家思维方法的基石。它来源于一个更基础的定义,即,事件的发生顺序。” 因为缺少一个中心协调时间点,“先”、“后” 和 “同时” 等看上去直观的定义都没了参照。用 Lamport 的话来讲:“ ‘先发生’这一定义概念的是分布式多进程系统中不变的那部分事件顺序。”

换言之:假如大家不可以让某个人来负责管理时间(授时),那样大家怎么样确定事件发生的顺序?假如没一个中心参照系,大家怎么样才能获得一个靠谱的时钟?

你可能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容易解决,由于每一个人都可以用他们我们的时钟。但,只有在每一个人的时钟都准确无误(且每人都遵守规则)的状况下,这个办法才有效。在一个大家有对立、有利益冲突的系统中,每一个人都用我们的时钟会是场灾难。而且,依据相对论,这一办法没办法跨越空间。

来个思维实验:假设你生活在一个每一个人都自己跟踪事件发生顺序的世界中,你可以如何欺骗别的人呢?你可以假装你今天发送的一笔买卖其实是昨天的(只不过由于某个缘由而延迟),如此你今天花掉的钱就还是你一个人的。因为每一个去中心化系统本质上都是异步通信,上述场景不仅仅是理论上的思维实验。消息确实会延迟,时间戳会不准确。再加上相对论效应和宇宙的天然速度限制,大家非常难在没中心化权威机构或察看者的状况下分辨事件的先后顺序。

“Who's there? Knock knock.”(“咚咚咚!”“哪个啊?”)

—— 中本聪,《白皮书》

应该注意的是,中本聪没办法让信息变得没办法复制。BTC的每一个部分(源码、账本、用户的私钥)都是可以复制的。这所有都是可以复制并窜改的。然而,中本聪成功创建了一个系统,让违反规则的副本变得毫无用处。BTC互联网通过实行复杂的机制,来决定哪些副本有用,哪些副本没用。正是该机制为数字世界带来了稀缺性。这个机制就好比一支舞蹈,需要控制步伐。

即便是中心化账本,也需要使用统一的时间追踪方法,才能解决多重支付问题。当一笔买卖发生时,大家须知买卖方、买卖金额,与非常重要的,买卖时间。在信息范围,没时间戳就没办法标记货币。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因为大家一直未能解决分布式系统中事件与时间点的关联问题,去中心化账本没办法达成,直至中本聪创造出知道决策略。”

我知晓我已着魔。

大家跑过桥 —— 熊熊燃烧的桥 ——

——Gregory Trubet­skoy(2021)

宣告时间没对错。

—— 罗伯特·弗罗斯特,《我与夜晚熟稔》(1928)

大家仍未猜透时间这个巨大的谜题。时间不过是一个定义;大家甚至不知晓它是不是真的存在……

——Clifford D. Simak,《莎士比亚的星球》(1976)

俗语有云,时间就是资金。反之,资金也是时间:时间就是人类体内存储的所有经济能量。然而,时间和资金之间的关系远比乍看之下复杂得多。假如创造资金无需时间,资金就不成其为资金,至少没办法长期发挥资金有哪些用途。再想深一层,追踪信息世界的事物就是追踪时间。

当资金数字化,大家需要就时间的概念达成协议,这就是问题所在。可能你感觉报时无非就是瞥一眼旁边的时钟那样容易。假如只不过处置平时工作,你这么想也行。但,假如要让一个全球的、大家在其中各行其是的分布式互联网同步推进状况,报时就成了巨大的难点。假如时钟没办法信赖,你该怎么样获得正确的时间?假如你的系统跨越星系,你该怎么样打造时间的定义?在没时钟的世界,你该怎么样衡量时间?时间到底是什么?

为知道答这部分问题,大家需要进一步知道时间的定义,与BTC是怎么样自创时间单位(出块时间,也就是大家一般所说的区块高度)的。大家将探索的问题包括:为何计时最后会与记账联系起来?为何去中心化系统中没绝对时间?BTC是怎么样借助因果关系和不可预测性来概念 “目前” 这一时态的?

记时器已经多次为文明社会带来巨大改变。正如 Lewis Mumford 在 1934 年所说:“工业年代非常重要的机器不是蒸汽机,而是时钟。” 现在,计时器再一次推进现代文明发生变革:信息年代非常重要的机器不是计算机,而是时钟。这个时钟就是BTC。

“让小孩学习数东西,从而获得数字的定义。在计数的时候,这部分东西就可以当作都是完全相同的,它们可能是单个对象或一组对象。”

—— David Eugene Smith,《初等数学教学》(1900)

总的来讲,大家可以通过两种办法来追踪物品:物理象征物和账本。你可以直接用现实世界中的物品,比如,贝壳、硬币或其它有形的东西(来表达相应的数目);也可以通过在一张纸上记下已经发生的事来复制世界的状况。

想象一下,你是一个牧羊人,想要确保每只羊都会返回家里。你可以为每只羊戴上项圈,每当有一只羊回家,你就取下那个项圈,挂在棚子里。假设每一个项圈都会挂到一个单独的挂钩上,只须挂钩都挂满了,就说明所有羊都到家了。当然了,你也可以每次都数一遍,然后列一张表。然而,每当你开始数之前,你都要重新列一张表,预防重复计数或漏计。

货币本质上就是用来追踪债务的工具。总的来讲,迄今为止充当过货币的东西可分为两类:物理制品和信息列表。更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象征物和账本。

理解这两类货币的本质不同非常重要。我要在此作出明确说明:物理象征物直接表示事物的状况;账本则间接反映事物的状况。二者各有优势和弊端。比如,象征物是物理的、分布式的,账本是信息化的、中心化的;象征物本质上是免信赖的,账本不是。

在数字世界,大家只能用账本(虽然总有很多 “大师” 想叫你相信还有别的方法)。这是信息世界,不是物质世界。即便你将某类信息概念为 “象征物”,它依旧是一段写入硬盘或某种信息存储媒介的可塑信息,以信息记录的形式呈现出来。

所有数字信息本质上都是账本,这就是产生 “一币多花” 问题的根源。信息从不直接表示世界的状况。除此之外,信息的移动也意味着信息可以复制。信息存在于某个地方。要想 “移动” 信息,你需要将它复制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将原有信息删除。物质世界则没有这种问题,移动就是移动,并不意味着复制。信息世界不拥有这种特点。假如你想将信息从表 A “移动至” 表 B,你需要将信息从表 A 复制到表 B。此外,没其它办法。

另一种思路是 “惟一性”。物理象征物是独特的原子组合,不可以随便复制。纯粹的信息不拥有这一特点。只须你可以阅读某个信息,你就可以将它完美复制出来。因此,大家可以得出如此一个结论,物理象征物拥有独特质,数字象征物不拥有。我甚至觉得 “数字象征物” 一词有待商榷。象征物可以表示秘密信息,但绝不会表示绝无仅有、不可复制的信息。

这种特点差异表明,信息事实上是没办法 “移交” 的。数字象征物不可能像物理象征物那样转移,由于你没办法确定原所有者是不是破坏了信息。和所有信息一样,数字象征物只能像想法一样被传播。

“……假如你有一个苹果,我也有一个苹果,大家可以互换苹果,换完之后还是一人一个苹果。但,假如你有一个想法,我也有一个想法,大家交换完之后,每个人就有两个想法。”

记时器已经多次为文明社会带来巨大改变。正如 Lewis Mumford 在 1934 年所说:“工业年代非常重要的机器不是蒸汽机,而是时钟。” 现在,计时器再一次推进现代文明发生变革:信息年代非常重要的机器不是计算机,而是时钟。这个时钟就是BTC。敬请阅读。

亲爱的,你我正与世界为敌。

—— Kate Bush,《燃烧的桥》(1985)

假如没工作量证明,大家势必会遇见信息输入机制问题,由于物理世界和信息世界永远有隔阂。牧羊人数羊时在列表上做的标记并非真的的羊,地图不可以与真的的领土相提并论,报纸上的新闻也可能不是真实发生的事件。同理,即便你用现实世界的时钟来创建时间戳,也并不是实质时间就是这样。

坦白来讲,大家没办法相信数据代表了现实,除非是数据本身所固有些现实。BTC的困难程度可调节型工作量证明的高明之处在于,它创造了我们的现实,与空间和时间。

工作量证明可以将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直接联系起来。只有这种连接是以免信赖方法打造的。其它所有都依靠于外部输入。

BTC的出块困难程度是会调整的,从而保持BTC时间与人类时间之间的联系。就像发条一样,每挖出 2021 个区块,BTC系统就会重新调整挖矿困难程度。困难程度调整旨在将平均出块时间控制在 10 分钟,从而在物理世界和信息世界之间打造稳定的联系。因此,BTC时钟的走时需要依据人类的时间感知重新调整。纯粹基于时钟的困难程度调整是不可行的,由于这会将BTC与人类世界完全割裂。困难程度调整的目的就是预防大家的出块速度太快(或太慢)。

正如爱因斯坦告诉大家的那样,时间不是绝对的。没什么所谓的宇宙时间。时间是相对的,同时性并没有。仅凭这一事实,所有空闲戳(特别是跨越了遥远空间的)本质上都是不靠谱的,即便参与者之间没有对立也是这样。(顺带一提,这就是为何 GPS 卫星的时间戳需要不断调整。)

对于BTC来讲,人类时间戳并不精确这一事实不是非常重要。刚开始就没绝对的参考系也无关紧要。时间戳的精确程度仅需让以 2021 个区块为基数计算得出的出块时间足够靠谱,即可。为了保证这一点,只有在满足以下两个标准的状况下,一个区块的 “物理世界” 时间戳才会被同意:

帝王息争,乃时光之风采;

—— 经典谐音梗

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大家来看一个具体的例子。想象一下,你和你的商业伙伴都可以访问你企业的银行竞价推广账户。你的业务遍布全球,因此你是在瑞士开的银行竞价推广账户,你本人住在纽约,而你的商业伙伴住在悉尼。你这边的时间是 1 月 3 日,你正在宾馆惬意地度过周末夜晚。你的商业伙伴那边的时间已经是周一上午,她决定用共享银行竞价推广账户的借记卡买早餐。当时卡上余额为 615 USD。当地时间为上午 8:21。她的早餐花了 27 USD。

于此同时,你计划用另一张关联该银行竞价推广账户的借记卡支付住宿费。此时卡上余额为 615 USD。当地时间为下午 5 : 21。住宿费是 599 USD。

也就是说,你们在同一时刻刷了卡。会发生啥事?(物理学家们,请原谅我用了 “同一时刻” 这一表述,此处大家暂且忽视相对论效应,与宇宙中没有绝对时间这一事实。另外,大家还要假定同步事件定义是存在的。BTC本身就已经够复杂了!)

银行的中央账簿非常可能是一前一后收到这两笔买卖的,如此你们中势必有一个成了幸运儿,另一个成了倒霉蛋。假如中央账簿恰好在同一瞬间(精确到毫秒)收到这两笔买卖,银行就需要决定由哪个来花费这笔钱。

那样,假如没银行会如何?哪个来决定买卖先后?假如不仅仅是你们两个,而是成百乃至上千人同时买卖会如何?假如你不信赖这部分人该如何解决?假如有人想要作恶,譬如将我们的时钟拨慢,假装我们的买卖是几分钟前的,该如何解决?

“大家需要一种与时间有关的工具来创建公认的排序,并在不依靠于任何中央协调者的状况下维护唯一的历史记录。”

——Giacomo Zucco, 《发现BTC》(2021)

这就是为何以往所有关于数字现金的尝试都不能离开中心化注册表。也就是说,大家需要信赖某个人,才能正确决定事务的顺序。大家需要中心化参与方来充当中心化时钟。

BTC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是重新概念时间。BTC是通过区块,而非秒来度量时间的。

将谎话揭穿,让真相大白;

——Yahia Lababidi

解决多重花费问题(确保每笔数字转账仅发生一次)最容易见到的办法是创建一个中心化买卖列表。一旦你有了一个中心化买卖列表,你就有了可以充当唯一真相出处的账本。这个时候,解决多重花费问题就非常简单,仅需仔细检查买卖列表,确保每条账目都正确无误即可。这就是 PayPal、Venmo、Alipay 与全球所有银行(包括央行)解决多重花费问题的办法:权威机构。

“这一过程的问题在于,收款人难以检验,之前的某位持有者是不是多重花费过某一笔钱。一般的解决方法是,引入可信的第三方权威,或类似铸币厂之类的机构,来对每一笔买卖进行检验,以预防多重支付……该解决方法的问题在于,整个货币系统的运势完全依靠于铸币厂的运营方,由于每一笔买卖都要经过该铸币厂的确认,这个铸币厂就好比是一家银行。”

火焰在身后肆虐,

—— Charles F. Brannan

物理象征物(大家称之为物理不记名资产,或 “现金”)不会面临这种困境。在现实世界中,假如你给了我一枚硬币,你就失去了这枚硬币。这世上没魔法可以复制这枚硬币,要让我得到一枚硬币,就需要把一枚硬币交给我。物理世界的规律阻止了一币多花。

虽然非数字世界确实存在多重花费的状况(臭名昭著的诈骗犯 George Parker 就曾靠着一房多卖牟利,卖的还是布鲁克林大桥等地标建筑),但这需要精心设计的骗局和容易上当的用户。数字世界就不同了。

在数字世界,因为大家一直在与信息交际,多重花费是一个固有些问题。但凡复制过文件或用过复制粘贴功能的人都了解,信息是可以完美复制的,而且它不会与保存该信息的媒介绑定。假设你有一张数码照片,你可以将它复制 100 万次,将其中一些副本存入 U 盘,并将其发送给成千上万的人。完美的副本是可以达成的,由于可以用完美的修正方法,消除所有缺陷。非常重要的是,复制几乎是零本钱的,而且副本与原件之间没办法区别。

再说一遍:信息只存在复制一说。数字信息是没办法从 A 移动至 B 的,只能从 A复制到 B。假如复制成功,再将A 处的原件删除,才能叫 “移动”。这就是为何多重花费问题这样棘手。没权威机构,就没办法以不带对手方风险的办法将任何信息从 A 转移给 B。大家需要相信原件会被删除。一个天然的不良反应就是,就数字信息而言,大家没办法确定存在多少副本,与这部分副本都在哪儿。

因此,数字象征物永远都没办法充当货币用。象征物因其独特的物理架构而难以复制,从而拥有靠谱性。到了数字世界,这一优势荡然无存。在数字世界,象征物是不可信的。因为信息的固有特质,数字虚拟货币的唯一可行形式只能是账本,而非象征物。因此,数字虚拟货币不能不面对时间问题。

“看得见的东西是一时的,看不见的东西是永恒的。”

大家站在死亡边缘,

1